返回首页 > 您现在的位置: 我爱黑龙江 > 企业单位 > 正文

浙江天台第一贪终落网:潜逃13年搬家30余次

发布日期:2016/9/9 12:10:57 浏览:

黑龙江北京搬家公司,浙江天台第一贪终落网:潜逃13年搬家30余次 2013年12月13日搬家、13年12月搬家黄道吉日、2013年11月30日搬家、2013年12月30日搬家。

中新网台州3月28日电(记者古其铮)她同赖昌星同一天归案,但她比赖昌星潜逃时间更长,足足潜逃13年。

3月29日上午,天台检察院有史以来最大的挪用、贪污案件,潜逃13年的“天台第一贪”陈婉珍、陈珏夫妇将接受公开审判。

一路追逃一路情。天台检察院在追捕犯罪嫌疑人陈婉珍夫妇期间,历尽艰辛不言苦,在抓获嫌疑人后,又对犯罪嫌疑人细心照顾,彰显了执法者的铁骨柔情。

天台检察院检察长郭建平一声叹息:“十三年了,终于对天台人民有个交代了。”

任你案犯多狡猾,追逃步伐不停歇

“陈婉珍携款跑了!我们厂要垮了!”

1998年10月14日,正处于改制关键时刻的天台机械厂遭遇重大风波,时任出纳的犯罪嫌疑人陈婉珍从机械厂帐户中提取110万元现金潜逃了。同时给当时机械厂厂长留下一封信,讲述自己挪用巨额公款无法归还的事实,企业顿时笼罩在一片悲观气氛中。

当天,天台检察院接到报案,马上成立专案组,一边迅速派人清查企业财务,一边立即组织力量追逃。

清帐结果初步显示,陈婉珍除了携款潜逃,还涉嫌挪用公款200多万元。当时企业人均年收入只有1万元左右,陈婉珍夫妇不计后果地潜逃,几乎卷走了企业职工一年的血汗钱,使转制中的机械厂陷入困境。全县上下为之震惊。

天台检察院立刻通过公安部发出了B级通缉令。与此同时,专案组人员仔细摸排陈婉珍夫妇平时的业务情况及其在外亲戚的具体方位,兵分两路,一组北上,追至河北、北京、甚至黑龙江佳木斯;一组南下,追至重庆、武汉、南京等地。由于当时网络没普及,信息远不如现在畅通,办案检察官每到一处,就与当地铁路公安联系,发出协查通报,但陈婉珍夫妇如同石沉大海一般,杳无音讯。

一晃,检察长换了4任,反贪局长也已换了3任。但追逃工作却从没停止过,现任反贪局长江明洋说:“只要嫌疑人一日不归案,我们的专案组就一日不撤,追逃力度就一日不减,追逃工作就一日不歇。”为将犯罪嫌疑人陈婉珍夫妇追捕到案,专案组人员绞尽脑汁,甚至通过计生委,将协查通报发至各妇检点。2001年,网上通辑开通后,马上将陈婉珍夫妇上网通辑,并以每人5万元进行悬赏,但仍没有实质性进展,陈婉珍夫妇如同人间蒸发似的,就是不见影踪。原来,陈婉珍丈夫陈珏平时喜欢看破案之类的书籍,具备一定的反侦察能力。在潜逃的13年里,他们断绝了与家人的一切联系,就连陈珏自己父亲去世,他都不知道。同时不停地变换住址,先后搬了30多次家。生活中都用普通话交流,从不和天台人交往,一遇到天台人就避开并切断联系。

但狐狸最狡猾,终究还是会露出尾巴的。2010年底,天台检察院专案组人员综合群众反映和人口户籍信息等多种线索,推断陈婉珍夫妻有可能生活在广东茂名。

遭遇挫折不气馁,柳暗花明又一村

随着侦察工作的进一步深入,专案组人员初步判断犯罪嫌疑人陈婉珍化名为陈某某落户在广东茂名,与其夫陈珏可能生活在一起。为确认这一判断,2011年5月底,天台检察院通过该县公安局向茂名市茂南公安分局发出协查通报,要求核查两人,但茂南公安分局反馈查无此人,这就如同一盆冷水,让专案组人员来了个透心凉,侦查工作又陷入僵局。

专案组人员并没有气馁,马上向院领导汇报情况,院领导又向县委副书记朱崇敏汇报情况,县委副书记朱崇敏召集政法委、检察院、公安局有关领导召开协调会,要求公安大力支持检察的追捕工作。县公安局也非常支持,指派专人协助专案组开展工作。经过一个多月的摸排、比较、分析,初步判定陈婉珍居住茂名市。

为及时将犯罪嫌疑人追捕到案,院领导决定派专案组于7月17日奔赴茂名。这一天正是陈珏本命年生日的第二天,后据陈珏交代,生日前一周,就睡不着,想搬家,因妻子陈婉珍的劝说也就没搬,等决定搬,就被抓住了。

专案组人员到茂名后,在当地检察院、公安局的大力协助下,查到了陈珏化名使用的电话,但发现这个号码在前一天已停止使用。这一方面说明了陈婉珍夫妇就在本地居住,另一方面也说明了他们又准备逃跑了。难道是消息泄露了?专案组人员惊出一身冷汗。由于陈珏当时租住的地方是成片的临时建筑,没有门牌号,电话的停机使办案人员无法确认他们到底住在这一大片临时棚中的哪一间。情况万分紧急,如果这一线索再度中断,追逃工作将前功尽弃。专案组人员一方面联系当地相关部门,通过一定方式,确定陈珏租住的具体房屋,一方面向反贪局局长江明洋汇报,当下决定实施连夜抓捕行动。于是马上召开会议,制定抓捕方案。

23日凌晨1时左右,专案组人员在茂名市河东派出所15名警员的协助下,先根据事先摸排踩点情况,用警棍吓走院中的狗,然后摸黑找到陈珏居住的临时出租房。一脚踹开房门,雪亮的手电筒灯光在屋内快速晃动,却只有陈珏一人在家,随同人员马上将其抓获。

“陈珏,你早就应该投案了!”专案组人员用天台方言喊道。

过了一会儿,对方也用天台方言回应着,声音很低,有些颤抖:“我没钱还!”专案组人员许绪潭问:“陈婉珍呢?”

“她出去找儿子了,我也不知道她去哪儿。”

深夜不归,还说是出去找儿子,办案人员感到了问题的严重性难道陈婉珍已经提前得到消息逃跑了?于是马上打电话给局长江明洋说:“完了完了”。坐镇天台指挥的江明洋心一沉,问道:“没抓到?”许绪潭回答道:“只抓住一个”。江明洋略松一口气,当机立断指挥道:“马上分两组行动,一组带人去审讯,一组留守出租房”

灯,关上了;门,锁好了。陈珏被带走后,出租房内又重新恢复了宁静,好像什么也没有发生过。

7月份正值炎夏,堆放杂乱的出租房内弥漫着一股异味,一个无框小型电风扇吹出的风毫无凉意,隐蔽在黑暗中的留守人员一个个全都大汗淋漓,却又不敢发出声音,也只能用短消息与外界进行交流,就这样一直守到早上六点半左右。这时,江明洋局长指示,如果到了七点半还是不见陈婉珍,就暂时收队。刚指示完毕,门外就响起了脚步声。“来了来了,陈婉珍来了!”留守人员马上做好应对准备,见陈婉珍一进屋,就顺利将其抓获。

2011年7月23日,这一天是流亡12年的赖昌星自加拿大被遣返回国的日子;这一天同样也是潜逃13年的陈珏夫妇被追捕归案的日子。至此,天台检察院13年的追捕历程也划上了一个圆满句号。江明洋局长听到两人都被抓获后,马上订机票赶往茂名市。

宽严相济重感化,道是无情却有情

在茂名市河东派出所审讯室内,专案组人员认真地做着笔录,只见陈珏两手被铐在椅背上,一只手由于抓捕时的挣扎,擦破了皮。他耷拉着脑袋,面色有些吓人,情绪非常低落。

逃亡生涯所带来的巨大精神压力,让陈珏患上了严重的皮肤病,他的手背、臂弯、腋下全都结满了痂,惨不忍睹,担心被发现,也不敢去医院,只好自己乱用药。办案人员当即跟协警员说明情况,打开了其中一只手铐,并给他药膏擦上,并作了简单的包扎。同时给陈珏倒了杯热水,并作了必要的心理疏导,陈珏深受感动,如实交代了自己的罪行。

13年前,为了逃避追捕,两人在归还部分债务后,随身携带61万元现金,抱着不足半周岁的婴儿,乘坐出租车直接逃窜至上海。属兔的他发现重庆的地图形状像只兔子,以为对自己有利,于是就由上海坐火车来到重庆。到重庆后,他没有吸取之前炒股导致巨额亏损的教训,仅二三天后,就利用他人身份证在重庆开了证券帐户,打入58万元,结果一亏再亏。

陈珏没有撒谎,陈婉珍的确是出去找儿子了。当晚,他们准备妥当原本是要搬家换地方的,办案人员也在出租房的垃圾桶里找到6.5万元现金,在摩托车后备箱内找到平时使用的全部证件。谁想儿子调皮跑出去上网,陈婉珍连夜出去找,找了一个晚上,仍不知他躲在哪个网吧里。

孩子是无辜的,跟着受了13年苦难的儿子没有找到,陈婉珍夫妇心中自然有顾虑。专案组人员及时把情况告诉了他们在茂名的亲戚,让他们帮助寻找陈婉珍的儿子,同时让他们过来处理陈婉珍家的财物。因对方担心受到牵连,一直没有过来。但办案人员并没有放弃,不厌其烦的电话联系陈婉珍夫妇在茂名的亲戚,后又让陈婉珍亲自与他们通话,在启程回天台前,专案组人员又一次打电话询问陈婉珍的儿子有无找到,当对方答复已找到时,陈婉珍夫妻的情绪明显稳定下来。

针对陈珏的病情,天台检察院在前往茂名押解时,特地与天台公安局联系,带上一名狱医,配好药物。到天台后,押解人员没有直接将陈珏送到看守所,而是事先联系好当地知名的皮肤病专家,请专家给他诊治完毕,开完外敷、内服药之后再将他押至看守所。据悉,陈珏身上的皮肤病现在明显好转。

陈婉珍以前的同事徐师傅说:“要是他们当初安安稳稳工作,以陈婉珍当时的职位,在企业成功改制并上市后,现在到手的股份至少就有1000万元!陈珏在地税局工作,13年的收入加在一起至少也有百来万,加上天台这些年经济发展迅速,以他们的头脑,做小生意赚钱不成问题,现在也应该是住别墅的人。真是可惜了!”

陈珏感叹道:“现在说什么都晚了!是赎罪的时候了!”

最新企业单位

欢迎咨询
返回顶部